红姐一肖中特

主页 > 红姐一肖中特 >

26岁博士“零风险”手术后离世 曾写网络小说赚
更新时间:2019-09-07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2019年9月6日讯 开学12天前,26岁的博士生杨超宇死于一场手术。

  8月20日,他因慢性鼻炎在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鼻中隔偏曲矫正手术,术前风险评估NNIS分级为0,术后8个多小时因“低钾血症,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据媒体报道,目前当地卫健委已就此事介入调查,医患双方目前正等待尸检结果。

  杨超宇是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公认的“学霸”,考研和考博的成绩均是专业第一。7月12日,他以年龄最小的参会学者身份参加了“百年儒学走向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做了报告。在导师眼里,稍假时日,他的学术道路将不可限量。

  他出生山西农村,是留守儿童,读普通高中、二本大学,然后通过努力考研,考博。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曾想放弃读博,但后来找到了折中的办法:一边复习,一边兼职写网络小说赚钱。

  “这一切,难为人道,太不容易了。”他曾给父亲杨成说,等他毕业,找到工作,想带全家外出旅游,“去见见世面”。

  8月16日,杨超宇从西安回到山西平遥南政乡老家。他想在开学前,彻底解决困扰自己一年多的“鼻子呼吸不畅”的问题。因为行程匆忙,他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到医院检查、住院了。

  杨超宇此前曾到陕西省人民医院做过检查,确诊为鼻中隔偏曲,需要做个小手术,但一直拖到今年。“这次家里把医保手续弄好了,他心想能报销一些费用。另外回来手术还能见见家人。”杨成说。

  8月17日,杨成带着儿子来到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经过检查,杨超宇被诊断患有鼻中隔偏离、慢性鼻炎,需要手术治疗。杨成提供的手术风险评估表和多份检验报告单的信息显示,杨超宇接受的手术风险评估,NNIS分级为0,术前各项化验及检验正常,无明显手术禁忌症。

  杨成说,因为手术需要排号,医生也介绍只是小手术,他当天就回家了,直到8月20日手术当天才回医院。手术进行了28分钟,杨成看到做完手术儿子状态不错。杨超宇的同学赵阳也介绍,手术前和手术后他都在和杨超宇微信聊天,感觉对方没什么异样。当晚8点多,手术完的杨超宇给他发了两张现场照片,照片中杨超宇躺在病床上,胸口贴着治疗仪器的线路,鼻子塞着棉团。他开玩笑回复了一个“帅”。

  21日凌晨,杨超宇感到浑身无力,呼吸有些困难,杨成找到医生,对方表示可能是术后没有吃东西,比较虚弱,随即叫护士为杨超宇注射了葡萄糖。

  凌晨3点18分的会诊及危急班处理纪录显示,术后7小时许,杨超宇出现心慌、全身无力、出冷汗、恶心等症状。心血管内科值班大夫会诊,同时化验室汇报患者可能出现“低血钾,危急值”,得知消息后,医生遂指示微量泵补钾。

  凌晨4点多,院方下了病危通知书。21日上午10时,杨超宇因低血钾症,抢救无效死亡。

  杨超宇突然去世,杨家的“天塌了”。杨成已经好多天睡不着了,整晚整晚地翻看手机里儿子的照片和信息。从小将杨超宇带大的奶奶,得知消息后病倒了,一直卧床不起。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杨成几度落泪,他说现在家人都不愿回想儿子成长的点点滴滴,太难受了。

  “我们农村家庭能出博士,真的不容易。眼看快熬出头了,却发生这样的事。”杨成说,杨超宇是整个家族学历最高的人,村里的人总是羡慕他,说再过几年就等着好好享儿子的福。杨成也相信这一点,因为此前儿子曾对他说,你们太辛苦了,等他毕业,找到工作,想带全家外出旅游,“去见见世面”。

  1992年,杨超宇出生于山西平遥南政乡。5岁时,他成了留守儿童。杨成和妻子将他放在老家由奶奶照顾,到太原打工。杨超宇聪明,但是比较淘气。小学,初中,高中成绩一般,上了当地普通学校。高考时,他考上了福建一所二本师范学校。

  杨超宇的改变是从大学开始的。用杨成的话说,儿子仿佛变了一个人。很多时候,杨成给他打电话,他都在图书馆看书。放假回来,他也不出去玩,整天待在房间读书。

  大学时期,杨超宇将QQ签名改为“我上大学来求学”。学校图书馆的图书借阅数,每学期他都是最多的几位学生之一。据赵阳说,4年大学时间,他读了超过400本书。

  赵阳和杨超宇同一年考上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杨超宇是当年的专业第一,其中专业课291的高分,更是让他还没进校就成了学校的“传说”。赵阳说,满分300分的专业课,以前考到260多分就已经很高了,没想到有人能考到291分。

  入学后,赵阳和杨超宇被分到同一个宿舍。赵阳发现,杨超宇除了看书,没有其它爱好。杨超宇买了很多书,堆满书桌和柜子。“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有时候,赵阳和同学出去玩儿,叫他一起,他总是摆摆手,拒绝。

  文化研究所有相互辩论和分享读书心得的传统,研究生几年,大家交流的地方大多在赵阳和杨超宇宿舍。渐渐地,赵阳感觉到杨超宇的变化,他不仅能把问题谈得深刻,而且能深入浅出,让大家都理解。这些,赵阳和同学都达不到。

  为了研究哲学家熊十力,杨超宇将十卷本的《熊十力全集》抄了一遍,做了10多本笔记。“现在还记得读第一卷时候的状态,烦且不安,因为根本读不懂一句话。就这样试了好多次,最后一咬牙,决定以抄书的方式进行学习:从刚开始读一页要半天,到后来一个月可以过两卷,都是拿命换回来的收获。”杨超宇在硕士论文的致谢里写道。

  读书之外,杨超宇爱参加的是各种读书会。赵阳记得,每次只要一看到读书会的信息,他都会报名,有时候甚至需要到其它学校参加。

  韩一玮在读书会遇到杨超宇时,正在西北大学读大二。她被杨超宇的博学和刻苦打动,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图书馆和自习室是他们最常去的约会地点,韩一玮在杨超宇的带动下,也开始热爱学术。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是中国思想史学科的博士点,全国重点学科。杨超宇曾对韩一玮说,他的梦想就是将来留在研究所任教,一直从事学术工作。

  但是在现实面前,继续考博还是参加工作,成了杨超宇最头疼的选择。“以他的实力不考博太浪费了。”赵阳曾劝他继续考博,但是他每次回复都是“还没想好”。那一年,赵阳考上了博士,杨超宇犹豫到最后还是没报名。

  韩一玮知道,杨超宇想早点参加工作,减轻家庭负担,但是内心还是不愿放弃学术。后来经朋友介绍,杨超宇找到了一边复习一边赚钱的机会。

  他帮一些网站写网络小说,都市、历史、悬疑都有所涉及。“某日茶杯碎地,鲜血淋漓,连夜去急诊科打针包扎,回来后仍照常更新一万字,那一晚,键盘上都有我的血。”杨超宇曾发朋友圈称,一年时间,他码字300万,赚了13万元。

  今年6月,杨超宇和韩一玮都收到了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的录取通知书,两人都是专业第一。如果不出这次意外,他们将在9月一起报名,入学。他读博士,她读硕士,然后再过一年结婚。“我们都商量好了,婚期只等着确定最后的时间。”韩一玮说。

  7月12日,还没入学的杨超宇受导师张茂泽推荐,以年龄最小的参会学者身份到山东参加了“百年儒学走向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做了题为《论牟宗三对熊十力“体用论”的修正与背离》的报告。

  对于杨超宇的去世张茂泽很难过,他写了一段悼词让学生带给杨超宇。“颜回去世后,孔子曾对天高喊,‘天丧予’,我现在就有这样的感受”,张茂泽说,如果杨超宇还活着,稍假时日,学术道路将不可限量。

  8月底,赵阳、吴益生等10多个同学到杨超宇老家参加了葬礼,吴益生在现场念导师悼词时,大家都留下了眼泪。最近,他们准备将杨超宇的文章整理成集,帮他出一本书。

  赵阳和杨超宇见最后一面也是因为书。杨超宇搬家,他去帮忙,东西很少,但是书很多。又厚又重的书,在平板车上堆得很高,他和杨超宇一前一后,推着车往前走。他和杨超宇有说有笑,很开心。

  杨超宇去世后,韩一玮将这些书又搬到了自己宿舍。“也许留住你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变成你。之后我要把你读过的书全部读上一遍,学着你一本一本抄下来。你爱写批注,看着你的字,刚好也算是陪我读书了。”韩一玮在朋友圈写道。(记者刘苹潘俊文)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